Home > 未分类 > 樱桃视频下载老版本ios

樱桃视频下载老版本ios

迹部景吾放下手, 冷冷地说道:“月山学长,需要我和你的父亲沟通一下这件事情吗?”

从小到大认识的下场, 就是他威胁起对方毫不犹豫。

“随意。”

月山习摆出无所谓的态度。

迹部景吾反应过来,月山家这一代家主有多宠儿子,月山习小时候完不懂伪装, 性格冷漠,为了好玩干的坏事数不胜数,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对方受到过什么惩罚。

“金木君,是我唐突了。”月山习面向金木研道歉,眼神里的歉意发自内心。这一瞬间的态度转变,仿佛从危机四伏的寒冬森林, 变成了春暖花开的伊甸园, 让人感慨豪门子弟的变脸速度一流。

他甚至弯下了一部分腰, 身体前倾, 优雅如执着花追求美人的绅士。

“请原谅我一时情难自禁。”

“……”

金木研被他肉麻到再次向迹部景吾求救, 在普通人状态下, 他没有办法揍人啊。

迹部景吾直接赶人:“行了, 月山习, 你不要拽什么文艺腔调了, 从我的办公室里出去,东大的风气虽然开放, 但还没有开放到可以接受你的感情的地步。”

月山习抬眸看迹部景吾,目光冷冽,“迹部君。”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麻烦你不要捣乱。

迹部景吾对他的警告嗤之以鼻, “你如果现在还有理智,就知道你的行为有多糟糕和放肆。”

追着人跑到他的办公室,这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月山习心中一个咯噔,再看了看金木研一脸戒备的表情,“好吧,这次是我的错。”

“你既然闲着没事做,五月祭的调动工作就交给你了,作为你乱闯我办公室的代价。”迹部景吾没有轻易放过他,“身为大四的学长,我相信很多学姐和学妹会希望看见你在五月祭上一展风姿。”

一句话:给我忙到死去!

迹部景吾做出决定后,浑身都是绝对锋锐的霸道,气氛压抑下来!

想反抗他。

就必须拿出足够强有力的理由!

很遗憾,性骚扰了金木研的月山习暂时理亏,再加上金木研完不想靠近他,他只能内心郁闷。整理了一番情绪,他微微颔首,领下任务,“迹部君这么拜托,我当然不会拒绝。”

在踏出办公室前,月山习委屈地看了金木研一眼,仿佛在说“我不会放弃的”。

金木研胃疼。

你委屈个什么啊,你还记得你是喰种吗!

“和月山习保持距离,他想得到什么东西就会用尽手段。”在没了月山习后,迹部景吾少有的严肃下来,与金木研对视,“我不是看不顺眼月山习才这么说,他的个性就是如此,碰到喜欢的东西就幼稚得要命,要是你自身无法解决的麻烦,不要怕影响我,直接打电话,我会想办法拦住他。”

金木研听出了一点名堂,“迹部哥很了解他?”

迹部景吾的表情无法形容,反正就是一个大写的糟心,“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算是世交。”

金木研顿时佩服无比。

迹部景吾,你不愧是站在东大几万名学生顶端的男人!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让我觉得我过去很惨一样。”迹部景吾不承认自己心累,“月山习在其他人面前会维护一下形象,私底下就——算了,你和他见面的时候最好不要单独相处。”

说完这些年掌握的技巧,他让金木研出去,“我有事没做完,你去宣传部待着,入见惠的手腕和背景不差,月山习看在她的面子上多少不敢动你。”

在迹部景吾看来,月山习会突然追求一个男孩子——纯属脑子突然抽风了而已。

熬过一段时间的新鲜感就好。

面对迹部景吾的冷静态度,金木研没有把月山习的执着原因说出来。月山习把他当白发喰种来追求,在没有把他啃成骨架子之前,这个宁可杀错都不放过的美食家都不会失去兴趣。

真麻烦,他对月山习动不了多少杀意。

更多的是无力。

月山习坑过他,也曾帮过他,功过相抵,美食家从来不是他的敌人。

走去宣传部的路上,金木研喃道:“你也好意思说是藏在我枕边的短剑,这分明是要我睡都睡不安心啊。”

谁家的短剑会对他流口水?

下午剩余的时间里,金木研一头扑入各类宣传工作里,入见惠使唤起他来一点都不客气,美其名曰是锻炼工作能力。在金木研不知道的时候,入见惠接了迹部景吾的电话,他们敬爱的学生会长提醒他,让对方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东西,认认真真在宣传部工作就可以了。

入见惠完美地达成了会长的愿望,只是苦了金木研,他不擅长人际交往,宣传部的工作就是戳在他的短板上。在各种工作的逼迫下,他不得不走出自己蜗居已久的小圈子,以新的精神面貌进入其他人的眼帘。

大一学生代表这个名头,在他接触各种人后才发现不是一般的好用。

东大敬佩强者,服从强者。

他是第一。

他就有资格让那些同样优秀的学长和学姐们另眼相待。

在金木研忙得不可开交的期间,永近英良很放心,那个迹部学长怎么看都无比靠谱,学生会是一个锻炼人的好地方,他也有意让小金木进去脱一层皮——啊不对,是脱胎换骨。

帮学长画了一个五月祭的图案后,金发少年偷个懒,笑嘻嘻地跑去几个学姐聊天的地方。

他单独找了一位长发飘飘,形象优秀的学姐私底下说话。

“学姐,你有没有好的染发和褪色药剂的牌子?”

“你要这个干什么?”

经常参加COS活动的学姐眉梢动了动,装作自己没有染过发,眼神却不经意间去看永近英良的头发。

很好,金色的。

同道中人的概率很大。

看到她的矜持表情亲切了一些,永近英良拜托道:“我有个朋友需要这个。”

学姐的红唇吐出一连串的名词和搭配方法,里面有染发、褪色、养发、护发等的牌子货,永近英良赶紧掏出一支笔和一张纸记下来,内心咂舌,女生在维护头发方面比男生要仔细小心多了。

“你朋友是Coser吗?每个人的发质不一样,你记得选择里面不同的款式。”

“不是。”

永近英良把写好的纸贴身放好,开玩笑般地说道:“我朋友特别喜欢染发玩,我怕他头发掉光。”

学姐一听不是就失去兴趣,没谈几句话便走了,没把永近英良的话当真。

要染发多少次才会把头发掉光啊!

永近英良挠了挠头,“我说的是真话啊。”

按住金木那种染发频率,又用颜色最重的黑色,迟早要秃顶吧?

望着社团的外面,他想到学生会里应该忙成狗的金木,笑容有点无奈,“金木什么时候才会跟我坦白呢,总是夜不归宿,和奇奇怪怪的人接触,我也会担心的啊。”

他最开始怀疑金木遭逢巨变,扭转了心性,后来他怎么查也没查出问题所在,仿佛在开学前的那一段时间,金木突然就成长了起来,温柔之上覆盖了一层保护色,让其他人更加难以接近。

永近英良感到一丝悲伤,看出了金木身体里蜷缩的灵魂。

“是谁伤害了你?”

是谁令你对我哭得那么痛苦,又是谁让你手指痉挛,露出遭遇过审讯的迹象。

十八岁的人,怎么可能突然白了头发。

“在我生日那一天再问他吧。”永近英良想到发小逃避他的态度,头疼地说道,“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一回事,我总得知道他碰到了什么麻烦,才能帮他解决麻烦啊。”

在私人时间里,金木研都是躲着他走的,根本不给他靠近的机会。

笨蛋金木!

就你这点渣渣的演技还骗他!

接二连三被扒马甲的金木研打了个喷嚏,空气中的湿度增加,温度在下降。他望向六点的天空,白天厚厚的云层已经汇聚成了乌云,天空黯淡下来,太阳被隔在乌云之后,雷鸣声轰隆炸响,预示着五月的暴雨即将来袭。

入见惠立刻说道:“住得远的人先回去,在校内住的留下。”

又是一片哀嚎在宣传部响起。

几十人坐在一个大型办公室里,桌子上摆满了开机的电脑和剪裁的道具,证明着他们刚才的忙碌。

金木研任劳任怨地做事,直到入见惠走来,“我记得你住校外。”

金木研说道:“离得比较近,半个小时内就能回去。”

“离得十分钟近的人都走了。”入见惠的眼神多出对学弟的爱护,温柔包容,“这个月没怎么下雨,今晚可能是特大暴雨,你早点回去,以免困在学校里出不去。”

金木研迟疑地看着电脑上的统计名单,“还差一点没忙完——”

入见惠摇头,“电脑该关了。”

在外面电闪雷鸣的情况下,她不想承担这个不必要的风险。

金木研争不过部长,承下这份善意,拿起自己的单肩包和一把宣传部借给他的伞就走了。在出去的时候,他看了看手机邮件,英也发信息让他早点回去,说自己已经回去了。

果然当他走到半路上,天空就稀里哗啦地下起小雨。

雨越来越密集——

雷声震耳欲聋,大地上都是学生们奔跑的脚步声,没有人想要在半路上被淋湿。

金木研也加快了行走的速度,伞遮在额前,抵挡大风,骤然间一道闪电划破暗沉的天空,他的瞳孔自行收缩,焦距对上,没有被闪电的极亮光芒夺取视线。

“轰隆隆——”雷声相伴,大雨倾盆而出,雨滴重重地砸在了雨伞上。

赶在成为落汤鸡前,金木研跑回了公寓的屋檐下。

“好险。”

在公寓门口,他甩了甩伞上的雨水,庆幸地看着外面连成水幕的一片朦胧世界。

他站了一会儿,把脚底的泥水弄干净,等他准备回去休息时,他突然回过头,看见了暴雨下一个撑着伞的身影。纵然狂风呼啸,大雨磅礴,那把黑色的雨伞依旧稳稳当当的被其主人握住手上。

有马贵将在大雨下一步一步走来,然而CCG的死神力量再强,也没有办法抵挡雨水的袭击。

人类终究是人类。

他左手撑伞,右手护着公文包,里面是他今晚要看的资料,脸上多出少许碰到麻烦的表情。金木研看见他为了保护工作用的东西,任由雨水弄湿西装外套和裤腿,有那么一点心虚。

对方腰腹部受伤不轻吧——?

在犹豫不到半秒钟之后,他撑起伞跑了过去,“有马先生,你的伞太小了。”

又是一道炽亮的闪电冲击视网膜。

眼前雪白一片。

有马贵将的右眼失去光明,左眼半睁,腹部在阴雨天增加了一份疼痛感。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滑落,他在暴雨和闪电的交织下,勉强看见少年奔跑过来的模样。

闪电划破天空时,看上去黑发都白了呢。

金木君。

金木研浑然不知道有马贵将的念头,把男人护送到旁边的公寓门口。

他看着没有沾到水的公务包,认真地说道:“身体更重要。”

工作狂都是不要命的人。

有马贵将把眼镜拿下来,用手擦拭镜片上的水雾,白发湿漉漉地黏在一起,让他有一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开口道谢了,“多谢金木君了,没有你的雨伞,我的东西得湿透了。”

金木研对这种举手之劳没太在意,小声地说道:“有马先生,我有一个朋友很崇拜你,并且他下半年想要参加CCG的考试,我能带他来拜访你吗?”

有马贵将瞥见他刚从学校回来的打扮,“我周末有空,你可以带他来。”

这段日子都划入他的养伤时间,不需要熬夜,也没有周末的加班任务。喰种对策局本部的同事都要求给他放假,然而他自己拒绝了,认为这些伤势不足以让他失去战斗力。

金木研感谢道:“谢谢有马先生。”

“晚安。”有马贵将笑了笑,说了一句告别的话,走入了公寓里。

金木研再次体会到当人类的好处,只要抓住机会,他和英都有可能得到有马贵将的指导!

这么一想,他觉得眼前的暴雨都没那么讨厌了,撑起伞返回自己的住所。

在公寓里,金木研用毛巾擦拭头发,从洗浴室里出来,电灯打开,客厅亮若白昼,电视机调到新闻的频道。在一旁,热水器和热水壶都烧着水,他觉得两位同住的学长回来后肯定会淋湿。

过了半个小时,门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不二周助和凤长太郎一同回来,钥匙插/进门锁,他们终于抵达了公寓。

“啊,好大的雨。”

“幸好回来了,不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是避雨的人。”

两人的低声交流含着笑意,然后换好拖鞋,走入客厅,一眼便看见坐在沙发上浑身清爽的金木研。

金木研捧着热咖啡在看电视,回头看去,“不二学长,凤学长,浴室里有热水。”

不二周助愉快道:“能洗澡就好。”

还是学弟贴心。

凤长太郎从不二周助的身后走出来,好奇地问道:“金木君回来了多久?”

金木研说道:“比你们早半个小时。”

不二周助把重要物品都放到干净的桌子上,钱包滴着水,闻言想起了邻居让他带的慰问。

“金木君,你的身体好了一些吗?”

“我已经康复了。”

金木研以为他怕自己淋雨生病,温和腼腆地回答。

不二周助抽出一张纸巾,擦拭物品,“你是不是和隔壁的有马先生认识?他看上去很关心你,还让我代他向你问好。”金木研把有马贵将的行为当做客套,没有意外,“我和有马先生见面的次数不多,关系还好,大概是有马先生上次被我的情况吓了一跳。”

他也和不二周助那样想到了急性肠胃炎的那一次,他在有马贵将面前呕吐。

可是,不二周助的话给了他致命的一击:“是吗?我觉得不太像,他还询问我你昨晚回来的时间。”

窗户外雷声轰隆,金木研的脸色白了个彻底。

“……”

他猜到了不二周助会怎么回答。

半晌——

金木研端起咖啡杯,垂眸轻抿一口,缓解身上攀升的凉意,“我知道了。”

这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不二周助没再说话,蓝眸一闪而逝,隐晦的担忧对方。从有马贵将和金木研不对劲的反应之中,他哪里看不出两人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有事可以找我们。”不二周助去了二楼的洗浴室。

凤长太郎感觉气氛不对,摸不清头脑,“呃,晚安,金木君,我也上楼了。”

一楼的客厅里只剩下金木研。

沙发上,黑发少年的手指收紧,咖啡杯捏碎在掌心中。

褐色的温热液体从指缝里流出,泛起香醇可口的气味,宛如血液一样芬芳却苦涩到心头。

——被发现了。

59

一念之差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