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未分类 > 抖音萌拼少女破解版

抖音萌拼少女破解版

听闻惊叫,知晓方强已醒,其中一道站立的黑影掏出了火折子,将桌上的油灯点燃,摇曳的昏黄烛火照亮了一张普通又充满煞气的脸。

那人移了移油灯,然后退开了一步,也让方强看清楚了坐着的那个男子,待得看清那男子的脸和衣着,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玄色长袍以金线绣边,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男子有着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好似上天最精心雕琢的得意之作,只是那张清俊非凡的脸上却丝毫不见笑容,那双弧形美好,微微上挑的狭长狐狸眸子里是积年不化的冰雪,光是一眼就足够让人浑身战栗。

方强喘了口粗气,压抑住心口的恐惧,他急切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屋子里?你们这是私闯名宅,知道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柳国公府的大姑爷,当今福寿郡君的未来丈夫,敏王可是我的外公,皇后都是我的姨母,你们竟敢闯我的家中来,信不信我去京兆尹告你们……”

他心里太过害怕,一时都有些语无伦次。

闻言,宿梓墨那双极具威慑力的眸子微微一眯,薄唇微微一抿,勾出一抹料峭的弧度,“哦?”

“怕了吧?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还是赶快离开,不然,不然我就让你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方强只以为是他害怕了,威胁越说越流利。

许贵听得他这不知死活的话语,不由暗暗地摇头。若是方强识相点,配合点,或许还能有个出路,偏生他要挑战宿梓墨的底线,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宿梓墨曲起漂亮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声音沉闷,他淡淡道:“福寿郡君今早才被赐婚给宸王,你,又是什么玩意儿?”

方强挺了挺胸膛,得意道:“那福寿郡君早已是被我玩剩下的破鞋,她还给我留下了肚兜和亵裤,现在宸王哪里会要她!她除了嫁给我,别无出路了!”

听到破鞋二字,宿梓墨眸色微微一沉,手指微微一顿,蓦地拍桌而起,“掌嘴!”

许贵立刻让人把床上的方强给拖了下来,一人摁住,一人直接就啪啪地掌嘴起来,直把方强打得蒙头蒙脑,一点儿都反应不过来。

宿梓墨没喊停,这些亲卫都是心腹,自是不会停手,且他们都是战场上杀敌下阵的,这手劲儿可都不是吃素的,一耳刮子过来,直能把人牙都给打掉。

9158 甜美主播

许贵看着那方强被打得嘴角流血,脸颊红肿得像是发面的馒头,心里却并不解气。自家王爷好不容易跟王妃和好如初,马上就要抱得美人归的,结果居然中途出了这么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而且还敢口出侮辱,这打脸都是轻的。

半晌,待得宿梓墨轻轻地叩了叩桌面,许贵这才喊停,方强脸上红肿一片,张嘴哇地吐出了一口血水来,还崩落了两颗后槽牙,他脸疼得不得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是我家王爷,当今的宸王殿下,还不请罪!”许贵冷然呵斥道。

方强得了下马威,又听得许贵表明宿梓墨的身份,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浑身都抖了如筛糠,今天就听说那福寿郡君被赐婚给了宸王,结果他根本没想到宸王竟然会亲自找上门来!

此时,只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片刻后,他才蓦地回过神来,连忙磕了几个响头,抖着声音,磕磕巴巴地道:“草民……草民见过,见过王爷……王爷饶命,饶命啊!草民,草民……”

“你再说一句,福寿郡君,与你有何干系?”宿梓墨慢悠悠地开口道。

“福……”方强一愣,他这会子有些拿捏不住宿梓墨的心思,到底该如何说是好了。当想着方才他开口污蔑福寿郡君,就得了一顿掌嘴,顿时福至心灵,立刻磕头道:“没有,草民不过是一介街头混混,哪里,哪里会跟高贵的郡君扯上关系……刚才,刚才都是草民瞎说的,还请宸王殿下饶命啊!草民都是鬼迷心跳,受了人的蛊惑,才会去毁郡君的名声,还请王爷明鉴,王爷饶命啊!”

比起富贵荣华,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命要紧!

宿梓墨见得他这般的窝囊样,只徐徐问道:“那么,是何人蛊惑了你,指使你去毁郡君的清誉?”

“是郡君身边的连翘姑娘。她看不过眼郡君明明是个农女,却能过上富贵的日子。她给了我两百两银子,又给了我郡君的那些隐私之物,让我去大肆张扬,务必把郡君的赐婚破坏,然后把郡君娶到手。届时,会再给我更多的钱财,还说郡君嫁妆丰厚,以后能让我衣食无忧。而且,还说,还说以后若是郡君不听话,自可尽力折磨郡君,让她生不如死……”

方强的话还不曾说完,就见宿梓墨面色冰冷,眼底好似又冰凌射出,吓得他浑身无力,只能匍匐在地,浑身颤抖,背脊处都还能感觉到宿梓墨那如有实质性的目光。

“继续说。”宿梓墨语气冷冽,搁在桌上的手紧紧一握,指骨青白。

“她还说,就算,就算郡君最后死了,草民也不会被如何,她会寻个借口替草民遮掩,说郡君不得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宠爱,且国公夫人本就有意把她嫁给草民,哪怕是郡君死了,国公府肯定也不会收回嫁妆的。到时,草民就能拿着郡君的嫁妆……想干嘛就干嘛……”方强越说,声音越低,“但是,草民绝对没有那想法,草民,草民只是受了蛊惑的。之前草民不知王爷与郡君两情相悦的,不然,就算借给草民一百个胆子,草民也不敢肖想郡君的,王爷,求您饶过草民这回吧!”

说着,方强只觉得自己好似要被宿梓墨的目光刺死一般,吓得那坠坠的肚子处再也憋不住,一股温热倾巢而出,在他身下留下了一滩黄褐色的液体。

室内顿时弥漫着一股骚味儿,让这些向来面对着千军万马都不曾惧怕过的爷们都露出了鄙夷的目光来,竟被吓得失禁了,真是个孬种!

宿梓墨蓦地站起,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颤颤发抖的方强,冷声道:“带走!”

Tagged